Signature by Peter Singer

創辦的人

林月是個屋邨仔,不吃動物至今逾六年。

港大文學院雙主修英文和哲學,畢業後曾打算研讀MPhil哲學,經良師介紹之下,認識到被譽為動物權(Animal Rights)鼻祖的Peter Singer教授——「動物權聖經」《Animal Liberation》正是出自其手筆。

彼得教授專精「實用倫理學」(Practical Ethics),研究課題包括種族/性別/殘疾/物種歧視、安樂死、墮胎、環保及赤貧等。同名經典《Practical Ethics》乃是絕佳入門。

受一位澳洲Singer啟發

阿月看完《Practical Ethics》之後,未必頓時變得ethical起來,但practical了倒是肯定的。他打消了讀MPhil哲學的念頭,取而代之的是想為世界略盡綿力,做點實事。

起初熱心關注赤貧(Extreme Poverty),先後為彼得教授翻譯相關書本影片;同時成立二手書買賣平台,替國際慈善組織籌款;每逢生日亦會厚住面皮叫親朋戚友慷慨解囊,至今更有好友上咗腦,到時到候會自動上繳,如交陀地。

期後入職本地大地產商旗下的企業傳訊部,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晉升管理層,利用大企業的大水喉做些大善事——當年「企業社會責任」(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/CSR)剛剛興起⋯⋯

計劃趕不上變化

鏡頭一轉,2015年。

阿月拋開了香港的一切,背上背囊,隻身旅居德國,體驗嚮往多時的極簡人生。當簡到連家人、朋友、工作、社交媒體、WhatsApp、電郵甚至電話都沒有了;當零下十度沒有羽絨頸巾也沒有所謂之際,諸緣摒息,才醒起最唔minimal的正正是吃動物這個幾年前已經想改變的習慣。於是,年尾在瑞典Stockholm和一棵樹一起倒數新年之後,16年1月1日便的起心肝,在德國Aachen正式開始不吃動物。

不吃動物之後

同年回港,就開始和素食結下千絲萬縷的不解之緣,其中包括:

  • 向一間本地素食公司自薦,獲委任市場推廣工作(初受賞識,一切由此起)

  • 於香港素食展主舞台演講,分享食素有乜著數(幾位女士上前讚好,紅都面曬)

  • 獲邀加入近年改組前的香港素食會,任執行委員(編寫文案,籌辦活動)

  • 公幹遠赴德國科隆,參加歐洲最大型的國際純素展覽veganfach

  • 第三次回歸德國,在柏林參加由ProVeg(前身為有近130年歷史的德國素食會VEBU)主辦的素食推廣工作坊,與來自世界各地的vegan activist交流取經(大開眼界,獲益良多)

  • 協助構思Green Monday與香港中文大學合辦的素食通識課程(最終落實,史無前例)

  • 加入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,任職全園唯一編輯

  • 與幾位朋友為國際動物保護組織Anonymous for the Voiceless共同創辦香港分部(走上街頭,分享真相)

  • 出任來自德國的全球第一份純素商業雜誌《Vegconomist》的Managing Director (Asia),開拓中文版(又係德國)

  • 走上自己聽了十多年的香港電台節目,分享《動物權益》《純素食文化》(發夢,都無諗過)

等等等等。

至於《不吃動物的人》

《不吃動物的人》的概念其實醞釀多年。經歷過一連串巨巨大大(不是大大小小)的生離死別之後,深深深深體會到無常才是正常,才漸漸學會活在當下,遂於2020年初決定唔再諗咁多,正式付諸實行。

由本地素食者的中文訪問,到建立網站羅列關於素食的影片、音樂、名句、食譜、超市、書籍、組織,再到或是全港首創的「素食餐廳選舉」和「素食專欄」,再再到國際Vegan Pioneers的英文訪問⋯⋯

為的,純粹是想練下枝筆,學習輕描淡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