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福利主義 vs 廢除主義



就動物農業道德問題的回應,有時可分為兩種。


第一種是「福利主義(welfarism)」,主張改善農場動物的福利,減少動物的痛苦,例如用大一點的籠、以放養代替籠養、致力減低屠宰過程的痛苦等等。然而,這一派觀點經常被批評不夠激進,因為它仍然默許利用動物作為單純工具,只不過需要「友善一點」。


IKEA 這個計劃就好明顯是福利主義措拖

與之對揚的立場是「廢除主義(abolitionism)」。它主張終結動物農業,而非改善動物福利這些小修小補的措施。情況就如同社會應該廢除奴隸制度,而不是改善奴隸的福利條件(例如運輸奴隸時不可以把他們收在水筒內);友善的奴隸主終究是奴隸主,奴隸仍然是財產。如果動物有不被視為財產的權利,改善福利就仍未尊重動物權利,未能還他們一個公道(註 1)。


「廢除主義」一詞正是源於當年的廢除奴隸運動!

有些廢除主義者甚至認為動保人士不應該支持任何福利改革措施。支持福利改革措施,就是支持用更「友善」的方式來剝削動物,即妥協、「袋住先」,有違動保人士應盡之義。


作者 Gary 和 Anna 是著名的廢除主義者

然而,假如福利改革不是終點呢?我可以在原則上贊成終結動物農業,只不過在社會未能廢除動物農業的前提下,福利改革只是為了盡可能保障動物利益的權宜之計。只要抱持終結動物農業的理想,改善福利似乎不違反廢除主義的中心思想。


回顧廢奴歷史,在正式廢奴之前,社會都有漸漸推行奴隸福利措施,這跟廢奴似乎有 correlation(當然不表示 causation)。這表示福利措施不但未必妨礙廢除,更可能促進廢除。既然如此,有必要如此抗拒福利改革嗎?我有點懷疑。


相反,在動物福利法極不完善的地方直接要求廢除動物農業,是否太不切實際?如果從完善動物福利法入手,借此牽動大眾關心農場動物,又或者提升肉品成本,令食肉和製肉都更加麻煩⋯⋯等等,又可否成為未來廢除動物農業的基石?


可以肯定的是,若果為了堅持原則而令社會沒有絲毫變化,持續受苦的都只會是動物。為了動物著想,如果福利措施有帶動廢除措施的工具價值,我認為無須排斥福利措施。廢除主義者可以兼容福利倡議,這是我的看法。


中大哲學系碩士生

呂文浩


註 1:

若深入下去,廢除主義不單純關於動物農業,而是有更激進的動物倫理主張。針對馴化動物,它認為人類應該停止繁殖牠們,使牠們滅絕;針對野生動物,則不再理會牠們(leave them alone)。簡單來說就是廢除任何人與動物的關係——跟牠們「分手」。廢除主義的動物倫理立場近年在學術界受到各方批評,但本文暫不討論此類進階的哲學爭議。

9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ments


Post: Blog2_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