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城大牛奶盛載的秘密

城大賽馬會動物醫學及生命科學院(本文簡稱「動物醫學院」)院長 Vanessa Barrs 教授(「教授」)本人是否純素者(vegan)而不喝牛奶,不得而知;但經過本不吃動物的人反覆思量幾天之後,開始相信大家其實錯怪了用心良苦的教授和動物醫學院。他們其實都是推廣純素飲食的臥底隊友。


首先,以「動物醫學院」命名,而不是常人叫慣叫熟的「獸醫院」,足見城大對「動物」的重視非同小可。動物不是「野獸/猛獸/禽獸」,而是「動物」,暗地裏將動物的地位提升起來。這正正是筆者一直想正名的一個詞語:不是「獸醫學」,而是「動物醫學」;不是「獸醫」,而是「動物醫生」。這根藏在綿裏的針,試問有誰看到?


說回牛奶風波。在全球風行植物奶的 2023 年,教授回頭成立「城大農場」(「農場」)畜養乳牛,量產牛奶,其實就是想製造巨大反差,吸引眼球,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討論。貴為動物醫學院的一院之長,教授又怎會不知道「牛奶農場」本身就是會傷害牛隻?如果牛隻在農場不會受傷患病,身心都健康快樂,那麼這 24 隻「教材」對動物醫學生而言,有甚麼教育價值可言?學生有甚麼需要醫治,又有甚麼可以學習?


城大聲稱,農場由動物醫學院之中的世界級專家團隊管理、配備先進技術和設施、以環保方式運作、動物福利標準全球數一數二高,而且所有牛隻均由駐農場的動物醫生團隊照顧云云。潛台詞其實是:當美好完善如城大農場都一定會傷害到牛隻之際,試想像其他不知名農場的境況到底會有多麼不堪設想?


城大牛奶
已經是全城「最人道」的城大牛奶(圖片來源:獨立媒體)

以動物醫學院的名義推出「城大牛奶」,並且高調宣傳,隆重其事,就是想配合這個 hidden agenda:城大只想誠實地提醒大家,現今香港市面上,就只有「城大牛奶」飲得過。其他牛奶品牌既沒有動物醫學界的世界級專家團隊管理,又沒有先進技術設施,而且運作方式不環保,更遑論甚麼動物福利⋯⋯如此慘無人道的牛奶,還是請大家「杯葛罷飲」吧。


至於宣傳「罷飲城大牛奶本身」的責任,就交由各大動物保護組織操勞。城大成立「相對人道」的農場,藉以勸導大家罷飲其他一般牛奶之餘,同時配合動保組織對農場自身的譴責抨擊,合演一齣周瑜打黃蓋,目的是想間接地告訴大家,城大牛奶比起其他牛奶,其實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。這一招天衣無縫的裏應外合,想必只有愛護動物心切、甘願紆尊降貴忍辱負重,同時又心思細密高瞻遠矚的動物醫學院院長才會構想得到。


關於牛奶的問題,認識的人少之又少又少又少。這亦解釋了為甚麼教授選擇成立「牛奶農場」而非「狗肉農場」的原因。狗肉問題根本不需多說,但若然不是城大這個牛奶農場橫空面世,又有誰會突然關心我們天天喝的牛奶到底是怎麼來的呢?


忍痛犧牲 24 隻牛牛,換來全港千千萬萬個覺醒的機會——教授的這一片苦心,所有關心動物保護的同道中人都一定不能辜負,都一定要好好把握這次助攻,將「牛奶產業」的 inconvenient truth 傳揚開去。


大家默默配合,才對得起這位最佳隊友。


愛護動物的隊友 Barrs 教授
愛護動物的隊友 Barrs 教授(圖片來源:香港城市大學)
 

牛牛訪問:https://bit.ly/45NFwjY

〈全球風行植物奶 城大回頭養乳牛〉:https://bit.ly/3NdusFy

〈ep4. 城大養牛牛歡喜?〉:https://bit.ly/45KwPqM

五分鐘認識現代乳製品工業:https://bit.ly/3xMQtmK

2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Post: Blog2_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