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最放心的放生

你試過放生嗎?筆者從未試過。但因為這個耐人尋味的活動牽涉不少無辜眾生,所以姑且佛門弄斧,也談談放生。


關於放生的起緣典故、實際操作以及優點缺點等等,在各位經驗豐富的師兄師姐面前,大可省一口氣暖暖肚子。正如電視節目有好多種,相信「放生」一樣都有好多種。今次想和大家分享的,是最放心的一種。


北角的海鮮檔售賣海鱟(又稱馬蹄蟹)作本地放生之用
北角的海鮮檔售賣海鱟(又稱馬蹄蟹)作本地放生之用(圖: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)

捐一千元殺生?


假如你有一百元,並打算捐助一個動物保護組織,而眼前有兩個組織——組織甲得到你的一百元之後可以救助一隻動物,組織乙可以救助一百隻,那麼你會選擇捐給誰?


這正是「高效利他」(Effective Altruism)所關心的問題。


「高效利他」這概念源自國際著名的實踐倫理(Practical Ethics)哲學家彼得.辛格(Peter Singer)。簡單來說,辛格教授是想啟發我們反思,在固有的資源之下,怎樣才可以發揮最大的影響力,提升「慈善效率」。利他固之然好,同時怎樣實踐、如何達致最大的「善」,重要性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就像佛門提倡的「悲智雙運」。空有悲而缺乏智,或會好心做壞事,落得一場空歡喜。


今時今日的放生,也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放生的初心大概都是美善的,但是實際的效果如何?付出的資源(包括時間、精神、體力、金錢等等)和所獲得的效果(例如真正救助了幾多動物)是否合理?會否捐出一千元卻將放生變成殺生?


漁農自然護理署、愛護動物協會、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、兩棲及爬蟲協會攜手製作的反放生宣傳海報
漁農自然護理署、愛護動物協會、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、兩棲及爬蟲協會攜手製作的宣傳海報

放生放的是誰?


放生之前,有無充分研究過將有關動物放於有關生態環境是否恰當?放生之時——在香港一般都是放生海洋動物(留意不是「海鮮」「海產」),真的是溫柔輕輕地「放」,還是像倒垃圾般「倒」下海?「放」了之後,又是否真的「生」,動物是否真的健康快樂地生活下去,如獲新生?若不然,或不知道,放生的意義何在?在於一場賭博,還是功德買賣?再者,現代社會,有需求就有供應。每一次掏腰包購買動物放生,其實是否告訴「放生經濟從業員」,放售「放生動物」也是一門生生不息的佛門生意?


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的反放生宣傳海報
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的宣傳海報

把放生放下


放生到底是放死還是殺生,錯綜複雜,暫且放下。不過,不吃眾生,口裏放生,就令人放心得多。


口裏放生不用研究生態環境,而且放進口倒落肚也可;自己的身體心靈又會更加健康快樂,真正如獲新生;真金白銀支持的,更是實實在在的「護生經濟」;況且不用烈日當空舟車勞頓上山下海汗流浹背⋯⋯


少吃一隻動物,就少一位有情眾生受苦受死。不用問辛格教授都知道,這種天天都有得放的放生,效率肯定最高——而且最放心。


為了被「放生」而遭野外捕捉的百靈鳥
為了「被放生」而遭野外捕捉的百靈鳥(圖: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)

延伸閱讀


1.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:〈慶祝佛誕日 – 為大自然設想〉

看見以歌頌他的誕辰為名而傷害大自然,佛陀或會對此大感震驚。他對慈悲、和諧和功德的教義,很多時候被被扭曲去適應人類的需求。

2.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:〈在佛法中「放生」的意義為何?現今的放生方式有何副作用?〉

「如你們不放生,這些可憐的小動物,會被捉嗎?他們的被捕,是為了成就你們的功德,這是什麼功德!」

3. 佛門網:〈放生究竟為了誰?〉

在新加坡,有佛教團體與政府部門合作舉辦『不放生運動』,呼籲大眾關注動物放生的害處。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在華語媒體發播廣告,提倡以吃素一天取代放生。此外,國際人道對待動物協會與美國佛教聯合會也鼓勵佛教團體,以支持動物權益代替放生。
191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Post: Blog2_Post
bottom of page